山々月生

暂定MHA产粮用。咔吹。杂食,主出胜。天雷:qb或hb、娘化出受。

【MHA/出胜】同居五题

*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不想肝正经文的我,打开了同居三十题……总之先写了五题,其它的以后有灵感的话再写ww

*同居状态默认两人成年

*每题的出胜可能不在同一时间线,可能也不是同一对出胜,大家自行理解

*搞笑的,OOC大概有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


1. 相拥入眠

……

爆豪胜己万分确定,昨晚睡着以前,两人之间还隔着半米的距离。

而现在,他瞪着面前那对微微闭着还在颤抖的薄薄眼皮,听到对方紧张而不均匀的粗重呼吸,恨不得剁掉自己活见鬼的双手。

该死的,你们为什么巴在废久身上?

昨晚是他们交往以来第一次同床共枕。并没有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还没完全适应这段关系的二人略显尴尬地选择在床上各占一边,可是现在——

他们居然黏糊糊地抱在一起。

不,更准确地说,是他,爆豪胜己,居然,呕,紧紧地,抱着废久。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黏着人睡的怪癖?

好了,废久明显已经比你先醒了。

爆豪胜己,你目前有两个可能:

1. 爆破,然后裹着被子像个半裸变态一样从窗户跳出去。

2. 爆破,然后把废久揍得不省人事彻底忘记此情此景。

你的选择是?


2. 一同外出购物

……

爆豪胜己虽然乍看之下蛮横粗暴,实际却心明眼亮。他斜斜瞥过一眼,一把抓住正准备悄悄溜走的同居对象,从购物车的底部摸出了不知道被什么时候被塞进去的两盒猪排,绿谷出久身上被他用塑料包装盒甩打得啪啪作响。

“废久,你长进了啊?敢瞒着我偷偷往里头放东西了啊?这是什么,恩?”他用鼻音哼出来,一对红瞳煞气腾腾,“我早就说了,今天晚上没有猪排饭!”

绿谷出久被揪着命运的后颈皮不禁瑟瑟发抖,只觉爆破近在咫尺,赶快眼泪汪汪讨好地耍赖:“今天没有,明天有也行嘛!”

爆豪胜己瞧了他一会儿没说话,像是有些被打动了。绿谷出久连忙调整调整表情,试图激励自己发达的泪腺挤出几滴鳄鱼泪来,使自己显得再可怜兮兮一些。反正依小胜的脾气,这种无伤大雅的时候示示弱一般还是挺有用的。

正当职业英雄No.1人偶大人心里的小算盘打得滴溜溜飞起时,暴躁恋人忽地露出个标准的反派牙龈疯狂展现式狞笑,用力将猪排饭捅进购物车:“好呀,天天就知道猪排饭猪排饭,看老子吃不死你!”

No.2职业英雄爆心地带着屠城般的气势风卷残云洗劫了超市的冻肉库,收银员冷汗直流,不住怀疑地瞄着这两位在室内还戴着墨镜的可疑人士,打账的手微微发颤,甚至认真地思考起如果这两人忽然发动个性他是保自己命还是保老板钱的问题。

……

其后。

在爆豪胜己天天优哉游哉给自己变着花样做美食的时候,

绿谷出久吃了一个月的地狱死亡激辣猪排饭,

终于治好了,问他想吃什么,只会说猪排饭的,臭毛病。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小小小小胜,一定要大晚上的看这么恐怖的片子吗?”绿藻先生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挤在恋人身边一个劲儿地抖啊抖,牙齿咬得格格发战。

“我不是小小小小胜,没出息的废物,怕的话就回去睡觉,”爆豪胜己快被旁边那一大坨软绵绵的被子挤倒在沙发上,嫌弃地瞥他一眼,上上下下抛着倒霉的遥控器玩,“是工作啊,我有什么办法。”

事务所偶然获得了某连续杀人犯的线索,这事儿本来不归他们管,但潮爆牛王决定趁热打铁,临时拍板立刻出击,他们这帮职业英雄不得不赶快挤出时间看完据说跟该杀人犯心理状态相似的这部杀人狂魔恐怖片,以备不时之需。

“我……我不回去!”绿谷出久的瞳仁在黑暗里发着草原饿狼般的青光,简直令屋里的可怖程度再上一层,但他本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仿佛连带着整个沙发都在颤栗,“我要陪着小胜!万一小胜害怕了……”

“哈!?你以为老子是你?”爆豪胜己被他气得白眼几乎要翻到天上去:“废久,又在小瞧我了是吧?”

糟了,说了禁词,明明知道小胜对这种东西很敏感。绿谷出久慌忙捂住嘴,与此同时却忍不住有些委屈巴巴。

“啊——!!!!”

电视里忽地传来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一声女子惨叫,绿谷出久头皮一炸,飞快把顶着的被子扯下来蒙住眼睛,整个人彻底在沙发上蜷成了一条蚕蛹。

“切。”爆豪胜己不屑地嗤了一声,隔着被面拍了拍对方的头,语意里却透着笑,“废物就在里面缩着吧。”

被团蠕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蹭到他大腿边上。


暗室里光影变幻,待到爆豪胜己全神贯注看完电影,已是凌晨一点。

他瞧了一眼身侧安安静静的被团儿,轻轻笑了一下。

中途废久就没了声息,大约是睡着了。


把他弄回卧室去吧。


4. 一方的起床气

一般来说,二位职业英雄中,也许是出于早年跟随欧陆迈特锻炼时留下的晨练习惯,绿谷出久总是醒得更早一些。他会蹑手蹑脚从床上离开,然后开始为二人准备简单的早餐。

他们一般没有机会在家吃午饭,而晚饭时间爆豪胜己是绝不允许他这个厨房废(他坚决认为这是个不公的判断——说到底在小胜这种程度的料理天才面前谁都会显得像个废柴吧?)插手的。一个人负责两餐着实太过辛苦——虽然小胜大吼大叫着他毫无压力以及废久你又在无谓地担心之类的炸毛话——再加上生物钟确实是他比较早,因此他主动接手了相对简单的早饭任务。哪怕无法完成华丽精致的料理,他对于简单的煎蛋、培根、沙拉之类还是游刃有余的。

也因此,当今天的爆豪胜己有些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却看见了一张熟睡中的童颜时,顿时觉着有些新鲜。往往等他醒来,身旁已经空无一人,他很少有机会见到绿谷出久的睡颜。

每次他抓着这家伙头爆破的时候就想说了啊,这么多年了这个人脸上的婴儿肥还是没消下去,圆嘟嘟很好捏的样子。

恶作剧的心理一起来就抑制不住了。他小声叫了一句:“Deku?”

同居人安安静静没有反应。

“Deeeeeku?”他用拉长的气音轻轻地再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反应。

爆豪胜己伸出手去,捅了捅绿谷出久脸上肉最多的地方。

睡梦中的人哼唧几声,没再有什么动静。爆豪胜己便变本加厉,戳戳又捏捏,力气越来越大,几乎掐出红印。

“唔……”绿谷出久闭着眼睛皱起眉头,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捣乱,手在空中胡乱抓了几下,脚用力一蹬——


“咚!”

爆豪胜己耷着半条被子呆呆坐在地板上,屁股生疼,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哈!?废久你他妈敢踹我?”


窗外停驻树梢的飞鸟扑棱棱惊飞而起。

两位职英榜上赫赫有名的大英雄,难得的一个休息日,从清晨在家打架开始。

——不是妖精的那种。


5. 做饭

职业英雄榜No.2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给小朋友做便当?什么鬼东西?”他把写着「职英亲善大使」的名牌一把拍在上司办公桌上,“老子是职业英雄!不是厨师!”

“我跟你说了很多次,爆心地,你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气,”潮爆牛王没看自己可怜的办公桌和暴跳如雷的下属,慢条斯理地对着镜子一下一下梳着自己柔顺的金发,“职业英雄本就需要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幼儿园之行是这次各大事务所联合组织的宣传活动,很适合你。这是你行程上的确定事项。”

确定事项个屁!

爆豪胜己看着老板指尖隐隐闪烁的丝线光芒,硬是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粗话憋了回去,气哼哼地拿着名牌走了。

哪个傻逼想出来的主意?


绿谷出久回到家里,发现同居人坐在沙发上撑着下巴难得地有些愁眉苦脸。

“小胜,在想什么?”他笑眯眯地从边上扑过去,搂住对方的脖子,趁他不注意贴了贴脸,顺势挤进怀里仰躺在他腿上。

爆豪胜己把手肘抬起来给让了个位置,又架回绿谷出久光溜溜的额头上,继续撑着下巴。

“小胜?”

其实额头有点疼,绿谷出久想,但是小胜现在好像很郁闷,还是别说了。 

“事务所有个幼儿园活动,给小屁孩做吃的。我在想明天做什么。”

“啊,那个活动!我明天也会去哦!前几天几个事务所开联合会议商讨亲善活动的时候,我就想起以前小时候我跟小胜都超喜欢欧陆迈特,如果那个时候能见到他一定会很兴奋吧!而且我每次和小ERI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都超开心的,所以就这么提议了!明天一定会很好玩吧,如果是小胜的话一定能想出非常美味的便当的!反倒是我这边也有些烦恼该带什么呢……小胜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诶……?”

绿谷出久喋喋不休地念叨着,直到终于发现同居人黑如锅底的神色。

“唔……?小胜?”

“原来……是你这混蛋!!!”

爆豪胜己怒吼一声,

肘部高高抬起,

下压,

暴击

“小胜啊啊啊啊啊啊——!!!”


风和日丽的第二天。

“人偶先生……您还好吗?”幼儿园老师小心翼翼地问道。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您不用担心!”绿谷出久瞥了一眼不远处俨然已跟小朋友们打成一片的爆豪胜己,讪讪笑起来。

幼儿园老师看着面前被媒体赞誉为当代「和平象征」的职业英雄,神情复杂。


……可是……您额头上贴着块超级巨大的创可贴呀?

评论(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