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々月生

暂定MHA产粮用。咔吹。杂食,主出胜。天雷:qb或hb、娘化出受。

【MHA/出胜】镜中人 01

*出→→(←)胜

*25岁成年职英设定,未告白未交往,私设如山

*爆豪胜己疑似ooc,但是是有原因的

*原创角色戏份多

*有残疾描写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02】 【03】


========

[一]

 

小胜中了个性事故。

 

绿谷出久从事务所那辗转得到这个消息时,爆豪胜己已经入院一天了。

 

医院的走廊上挤满了纷纷攘攘的患者、医生、护士,满满敲击在耳廓的是叫号声、开门声、低泣声,却没有一句能穿过鼓膜抵达他的大脑。他无暇旁骛,带着伪装用的黑色口罩,努力地压抑住自己飞奔的欲望,低着头在人群间穿梭疾走。电梯前的队伍很长,于是他不假思索地直奔楼梯间,几乎用上个性一步三级,终于大汗淋漓地抵达了联络上说的的1520房。

门外守卫的职业英雄面目在他的视网膜上显得有些模糊。绿谷出久拉开口罩,那人顿时一惊,扫了眼他手中展示的职英执照,没有阻拦,默默让开。他喘着粗气推开小胜病房的门。

被父母同事围绕着的金发青年坐在被窝里,窗外照耀进来的明亮阳光在他金发的梢尖欢快跃动。他听到门响,扭过头来,面色有些苍白,但不像受了什么重伤,一副蛮有精神的样子。

 

已经清醒了啊……

绿谷出久心下提着的那口气顿时泄出一大半。他才刚要露出招牌的微笑来,就见床上的青年冲着自己笑得好奇又羞涩:“呀,这位莫非是……绿谷君?”

 

绿谷出久看着那人越过探望者们冲自己乐呵呵地挥了挥手里一本厚厚的相册,只觉着一股寒意从温暖的地面丝丝缕缕地爬上来,抚摸着自己的脚踝、小腿、大腿、脊梁、脖颈,直通大脑。

像是被冰冰凉凉的蛇美人在神经末梢上轻轻地吻了一口,No.1英雄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什么声音都离他远去了,只有无数看不清脸的人的嘴在不停地一张一合。

有人飞快地靠近,他一时却做不出反应。直到瞳孔终于开始艰难运作,与爆豪胜己如出一辙的面孔在眼前迅速放大。

爆豪光己一巴掌糊在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小男孩脸上,语速又快又急,像根锋利的针扎进他的听觉神经:“……出久,你给我清醒一点!”

“呲……啊……光己阿姨……”他茫茫然地看向她,脑子里依旧沙沙作响,“小胜他……?”

 

爆豪胜己失忆了。

  

得益于媒体对英雄故事不遗余力的大肆报道,人们大都知道No.1英雄和No.2英雄之间颇有些夹缠不清,刚才人偶的失态更是验证了这一点;加上各自都还有工作要做,比绿谷出久早来一步的职英们慢慢地都离开了病房。最后空荡荡的单人病房内只剩下爆豪夫妇、绿谷出久、负责本案的警方代表,还有对同类个性事故有特殊研究的主治医生。

“当时与爆心地战斗的在场敌人中没有一个是精神类个性,”警方代表知道人偶应该对当前状况没有多少了解,主动解释,“应该是被暗算了。我们仍然在搜索该个性犯罪的犯人,希望可以在抓到对方后恢复爆心地的记忆。”

医生却下决心不给人偶留下任何侥幸心理,“啪”地合上病历夹,一盆冷水泼下来:“爆心地的这种失忆,除非找到犯人,不然恐怕是不可逆的。我们已经使用了各种方法测试,也请来了拥有精神方面个性的职业英雄协助,都未能发现他有任何残存记忆的迹象。后续我们还会继续观察,但这是我们目前的结论。”

 

绿谷出久看着床上青年安安静静翻着相册的样子,一股窒息感儿泛了上来。他不由自主地松了松领带。

眼前的爆豪胜己就像造纸厂新磨出的原浆、刚刚度过寒冬后树上抽出的嫩绿幼芽、画卷上滴落的第一个墨点。

除了二十多年来根深蒂固形成的身体本能,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

 

爆豪夫妇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看来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绿谷君,看来跟我关系很好呢!”爆豪胜己对自己的永久性失忆也没有流露出多少不安,反而笑着招呼绿谷出久坐到他床边,“我在相册里看到好多次绿谷君呢,从小到大的都有。妈妈也提到你好多次。”

 

啊……这个小胜的说话方式……

违和感。

好重。

绿谷出久僵着脸部肌肉,有些浑浑噩噩地靠近他,只沾着床沿蹭了半边屁股,大脑的运作彻底慢了起来,机械性地答了后半句:“恩……我和小胜是幼驯染。”

爆豪光己很久没有听到不是“死老太婆”的叫法,此时表情也比较微妙。

“‘小胜’……这样的叫法,看来我们是真的很亲密。”爆豪胜己理所当然地得出如此结论,继续向后翻着相册,全然不顾当事人扭曲的神色。

亲密什么的……实在是……

“小胜……一般不会叫我绿谷君的。”绿谷出久轻轻地道,“他一般叫我‘DEKU’。”

“啊,‘DEKU’,”金发青年跟着低低念了一遍,不讲理地让旁边这个人的心都颤动起来,然后又一句话将他从天堂打入地狱,“对了,是人偶的意思吧?有道理,那是你的英雄名呢!”

 

……

眼前这个人或许是爆豪胜己,但他不是小胜。

小胜呢,我的小胜在哪里?

像是被抽去了所有力气般,绿谷出久的声音低得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不……不是英雄名。那只是……小胜的‘DEKU’……”

 

爆豪胜己没有听见。

他只是一页一页地翻着相册,探寻着自己所不了解的过往。

 

医生看着他们,推了推眼镜:“人偶,你跟爆心地从小认识,应该对他了解不少。我知道作为No.1英雄工作非常忙碌,但是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多与爆心地聊一聊过去的事情,或许可以刺激他的记忆。”

“恩,我会尽我所能地过来的。”绿谷出久低低应下,又抬起头问爆豪光己:“小胜的事务所来联络了吗?他现在……工作……最好能多观察几天吧。”语气很是小心翼翼,虽然隐隐感觉谈论对象早已性情大变,但仿佛仍旧生怕伤到那颗骄傲的心,这个要强的人下一秒就会对他破口大骂。

一向坚强的女人的眼中突然泛上泪光,攥紧了丈夫的手说不出话来。

 

“啊,人偶(DEKU)还不知道吧?”爆豪胜己微微笑起来,柔和得像是拂面春风。他放下相册,慢慢掀开了身上的被子,漫不在乎地比划着自己的腰,“你看……这里往下,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绿谷出久之前以为爆豪夫妇对儿子的永久性失忆没有什么反应是因为他们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他彻彻底底想错了。

不,不。

那是因为前头有更坏的事情在等着他们。

爆豪胜己的瘫痪才是真正正正来自深渊的恶魔。

 

是不是有敌人偷偷在我的身体里放了十把刀,轻轻柔柔地往下割着我的内脏?

为什么连呼吸都在疼?

绿谷出久五脏俱焚,整个人都哆嗦起来,他颤抖着问医生:“这次受的伤……?这是怎么回事——恢复女郎呢?!”

 

“治愈类个性都来过了,没有用,”医生轻轻地说,“一个都没有用。”

病房里被正午的太阳照耀着,暖洋洋得仿佛盛夏海滩。

有人身处其间,却如坠冰窟。


【02】点这里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