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々月生

暂定MHA产粮用。咔吹。杂食,主出胜。天雷:qb或hb、娘化出受。

【MHA/出胜】海市蜃楼

*出胜,以雄英和解为基础

*在公交上码的段子,搞笑的,没啥文笔可言,大家看着玩吧

*以想欺负小胜这点恶趣味写的,小胜单箭头、恋爱脑注意

*配图也是拿手机随便P的,请不要在意细节…请先看文后看图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爆豪胜己觉得绿谷出久可能是喜欢自己。

 

这人从小到大都跟在自己身后,偷偷摸摸四处跟踪自己,比记录任何一个职业英雄的能力都要细致地记录自己的一切。哪怕被以很过分的方式欺负,他也从未放弃。

而且在两人说开以后,原本还有几率被自己大声吓退的绿谷出久骨头更硬了,烦人程度简直成倍增长。

 

吃饭的时候端着餐盘主动坐到他旁边,上课的时候偷偷凑到他耳边讲废话,睡前回寝前特意绕到他这里兴高采烈地说晚安……

所以说废久肯定是喜欢他吧。

 

如果说以前的绿谷出久是泾渭分明的牛皮糖,弹性十足却不怎么粘牙,那现在的他,就是缠缠绵绵的棉花糖。

 

不仅粘牙还糊嘴。

 

“小胜,你没事吧?”

实战训练结束的时候,绿谷出久拿了一瓶矿泉水来到累趴在地上的爆豪胜己身边蹲下,“出了那么多汗不补水的话会很辛苦的。”

 

爆豪胜己偏过头向上抬了抬眼皮,在心里嗤笑了一声。

这个角度,换做以前的自己肯定觉得绿谷出久又高高在上了。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在另一方面。

这么关心他,果然是喜欢他吧?

这么一想,感觉心情都舒畅很多。

“放那吧。”他懒洋洋地把头埋回地面。

 

绿谷出久没有走开。

 

“小胜我拉你起来吧?”

 

“哈?”

 

爆豪胜己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三角眼吊得老高。

虽然废久以前就常常让他想问:“是谁给你的自信?”但是现在这家伙的自说自话是越发严重了。

 

“小胜这样一直趴在地上,被太阳晒着会很辛苦的。”绿谷出久一脸认真。

 

真是个烦人精……

 

酷热的天气能让爆豪胜己出更多的汗,爆破更加强力;但在实战训练结束后的现在,确实没有必要继续暴晒,他也有脱水的危险。

其实爆豪胜己原本打算稍稍趴一会儿就爬起来的,但是绿谷出久先开口了,他就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按其心意行事。

 

“老子乐意,滚开。”

 

“小胜不要闹脾气了。”绿谷出久有些无奈,“你看大家都准备回教室了。”

 

这家伙一脸包容的表情真是惊人的碍眼。爆豪胜己想。

还有他说的那是什么屁话?!

 

“谁闹脾气了!”

“好好,没有闹。那我拉小胜起来吧?”

“滚!”

 

这么趴着骂废久着实费劲,爆豪胜己忍不住翻了个面,结果差点被迎面而来的日光刺瞎。

“操!”他一手捂住眼睛。

 

绿谷出久于是贴心地凑近了,将自己的阴影投在他身上,为他遮住了阳光。

 

废久绝对是喜欢自己。

坚定了这一信念的同时,爆豪胜己觉得不能继续让废久觉得喜欢他就有资格干涉他的行动。

但是语气还是稍微柔和了一点:“废久,走开。老子不需要你遮。”

 

“小胜,果然还是起来吧?”绿谷出久只是意思意思稍稍挪开了一点儿,继续絮叨,“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都说了你很烦啊废久!”

“小胜……”

 

地面已经烫得倔强的金发少年有些头晕脑胀了,透过绿谷出久蓬松的发丝透进来的日光还白亮得有些晃眼。

爆豪胜己恍惚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吼道:

“喜欢我的话就给我老实听话啊!”

 

……?

绿谷出久愣住了。

 

“小胜在说什么呢……?”

“都说了你这小子绝对是喜欢我吧!”

“诶,怎么可能啊……都被那样欺负了……”

“诶……?”

 

两人面面相觑。

 

爆豪胜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你从小到大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因为我没朋友……?”

“但是我打你!”

“但是小胜很厉害……”

“你还跟踪我!”

“因为我想观察小胜的能力……”

“记得我所有的喜好!”

“只是记性好……”

“比关注其他职英更关注我!”

“因为小胜离我最近…”

“天天小胜小胜的也不嫌烦!”

“习惯了……”

“还整天黏着我!”

“……因为跟小胜和好了,一下子有些得意忘形了吧……”

 

没过脑子地走了这么几个来回,绿谷出久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小胜……小胜一直以为我喜欢你?”他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瞄着幼驯染的脸色问道。

 

诶……?

骗人的吧……

 

喉咙里像是堵住了什么,爆豪胜己僵硬地直视着那对无辜的绿眸,直到眼睛干涩得开始泛上生理盐水。

 

嗯,只是因为干涩。

 

“……给我喜欢啊,混蛋!”

 

他带着有些哽咽的气音瞪着眼睛大吼起来。

 

 

 

===

请看配图w大家新年快乐





(最后那张无视也没关系w)

评论(16)

热度(72)